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重生学霸小甜妻

1664,我会一直等着你(5)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3552 2019-06-12 16:59

  沈庭西心中狂喜,眸光一瞬间变得深邃透亮,搂着沐宁静腰的手收紧了几分,“你知道在这里睡意味着什么吗?”

  沐宁静点头,嗓音轻细染了女孩特有的娇羞,“我想和你一起睡。”现在情况这么糟糕,如果俞家真的再插一脚,她不知道她和沈庭西的未来会怎样,所以她想珍惜当下,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沈庭西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他的宁宁不仅说愿意和他一起死,而且还愿意和他一起睡,以前宁宁在感情上平静被动,没想到她主动起来,感情会这么炙热,仿佛一团火,瞬间燃烧了他的心,他有种突然被幸福砸晕了的感觉。

  沈庭西抱着沐宁静的手改为握着她的肩膀,“宁宁,你看着我的眼睛,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沐宁静轻轻呼出一口气,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着眸光激动又炙热的男人,用她那如小猫挠在人心尖上的轻柔嗓音说:“我想和你一起睡。”

  沈庭西压制着内心翻江倒海的激动,仿佛怕吓着她,嗓音放得很低很轻,“你不怕了?”

  沐宁静清澈的眸子里有紧张和淡淡的恐惧浮了上来,可转瞬又被一股发自内心的坚定覆盖,她如实说:“怕,但因为是你,我想试一试。”

  沈庭西的呼吸一下变得不规律起来,眼底深处似有火焰在跳跃,他紧紧凝视面前柔弱又坚强的女孩,感觉她就像一本耐人寻味的书,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沉迷,越看越无法自拔。

  她能让他浮躁的心平静下来,让他从腥风血雨里感受岁月静好中的那份和煦安然。

  也能让他处变不惊的心变得波涛翻滚,让他想不顾一切溺死在她的温柔乡里。

  沈庭西没有动作,只是凝着沐宁静,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密集了一层薄薄的汗水,薄唇微抿,下颌线条紧绷,这些种种不难看出他在压制自己内心快要爆裂的情绪。

  “庭西……”沐宁静见沈庭西一直不说话,轻轻喊他,两个字包裹了她浓浓的爱意。

  沈庭西一把将沐宁静按进怀里,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医院有那些老狐狸的眼线,我不能将你拉进这个漩涡里。”

  “我不怕,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女孩轻轻柔柔又异常坚定的话从他胸口闷闷传来。

  沈庭西将沐宁静抱紧了些,“你的经历不适合在这里,我想给你一个温馨舒适的环境,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进彼此,拥有彼此,而不是你忍着心中的害怕和畏惧,强迫自己和我在一起。”

  “庭西……”

  “乖,听话,我们的未来还很长。”沈庭西打断沐宁静的话,大手轻抚着她柔顺的黑发,无论环境还是时间,都不适合她留下,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将她拉入这场暗潮涌动的战争里。

  沐宁静还想说什么敲门声响了起来,然后就是东仔清越的嗓音传了进来,“少主,谭老来……”

  “贤侄,忙什么呢?”一道响亮中气十足的嗓音打断了东仔的话,伴随着说话声还有拧动门锁的声音。

  门锁了,没拧开。

  “贤侄,怎么还锁门呢?”男人响亮的声音继续传来。

  沐宁静瞬间慌了,仰头看着沈庭西突然沉下来的脸,小声问:“怎么办?”

  沈庭西安抚的蹭了一下沐宁静的鼻尖,“别怕,有我。”然后一边朝门口走一边将自己衬衫领口的纽扣解开了几颗,露出里面蜜色肌肤和性感的锁骨,又皮.带扣松开,整个人透着一股散漫不羁的味道,开门,脸色阴沉的看着门口年约五十多岁的男人,冷冷道:“谭老这么晚过来有事?”

  谭老精明狡黠的视线在沈庭西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歪着脑袋掠过沈庭西的肩膀看向病房,看见一个骨架纤细的女人背对着门口在穿护士服,还想看更多,被沈庭西横过来的身子挡住了视线。

  谭老收回视线,褶皱的眼角微微勾起,晕出一抹假笑,“我来看看大哥。”

  沈庭西走出病房,顺带将门关上,扣紧了皮.带扣,欣长身躯慵懒靠在门框上,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语气不悦道:“这不是老头的病房。”

  言外之意,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大哥那边你不是说需要静养,不让我们不让打扰吗?我这不就顺便来看看贤侄了,想着大哥病了,你大概心情不好,来宽慰几句,没想到你这……”谭老脸上带着笑,视线意有所指的看着关闭的房门。

  沈庭西眉间散发着好事被人打断的烦躁,微微挑眉看着谭老,“我的事老头都不管,谭老想管?”

  谭老明明眼里的笑更真切,却又将那抹笑压制着,一副长辈般的姿态装模作样的说:“贤侄这是什么话?我自然没有资格管你,只是大哥病着,这里又是医院,你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别给人落下一个没情没义、风流成性的话柄……”

  沈庭西听得出来谭老明里暗里的打探,淡淡勾了一下唇角,痞痞道:“老头若是要死了,我在这里风流快活确实不太合适,可他好好躺在床上休养,难不成我还为了他将女人戒了?”

  “这个……”

  “很晚了,谭老请回吧,不然我心里那股没疏解完的怒气一不小心发泄到您老身上就不好了。”

  “你……”

  “东仔,送客。”沈庭西说完转身推开门准备进去,听出背后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回头,谭老正探着身子视线往病房里瞅,沈庭西索性将门全部推开,要笑不笑的看着谭老,“怎么,您老对我的女人感兴趣?”

  谭老收回视线,尴尬的笑笑,还没开口沈庭西接着往下说的一句话让他嘴角的笑瞬间凝固。

  他说:“您这把年纪了还玩得动吗?可别不顾身体将肾折腾坏了。”

  谭老敛去脸上的笑,黑着脸说:“贤侄,怎么说我也是帮里的老人,不说劳苦功高,至少也是为帮里献了一份力的,你这样目无尊长真的好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