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仙武神煌

2202章 遇故人

仙武神煌 搞个锤子 2992 2019-09-11 15:28

  叶子渝在这魔气森重之地也不太习惯。又修炼了一阵,陆小天也初步炼化了那青纱幔。那些用于斗法类的法宝需得长期蕴养,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这类辅助类的法宝,倒是没那么复杂。

  初步炼化,陆小天便可以拿来使用了。只是刚开始使用这法宝肯定会没那么熟练,不过陆小天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青纱幔会是一件用来隐蔽的绝佳宝物。

  两个人离开简易山洞,一路返回。沿途刻意避开了不少魔族,以陆小天眼下的实力,想要避开一些麻烦自然是能办到的。当然,霸魔族虽是魔族的天下,可在此界,魔族也并不比人族来得更强,能修炼到合体境的毕竟只是金字塔极少数的一部分。那些合体境以下的,自然不值得陆小天与叶子渝两个合体境强者避让耽误时间。

  “吼.....”远远的,五道长达十数丈的蛟龙在空中翻滚不定,气息极为不弱。与对面一只黑甲魔狮战得如火如荼。另外一侧,一个面容端庄的蓝裙女子控制着数十柄柳叶刀魔刃如同飞蝗般在空中嗡嗡作响,与另外一体实力稍弱的黑甲魔狮激斗在一起。

  那黑甲魔狮仗着极高的防御一路横冲直撞,只不过那面容端庄的女子,还有那控制着五色魔蛟的赤发半百老者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五色魔蛟相互间配合极其紧凑,黑甲魔狮看似刚猛,实际上却是始终未能突破五色魔蛟的合围。那五只魔蛟凌厉的爪子不断抓击在黑甲魔狮身上,锵锵锵,发出一阵阵金石般交击的声响。

  斗了一阵,黑甲魔狮原本凶悍的眼神出现了几分慌张之意,想要冲出重围,可那赤发老者哪里肯让魔狮如意。五色魔蛟的包围圈越收越紧。只听卡嚓一声,黑甲魔狮坚硬无比的魔甲支撑到了极限,倾刻间如同镜子一般碎裂。五色魔蛟猛扑过来,分别从其身体中穿插而过。

  方才还在激烈挣扎的黑甲魔狮顿时身体一僵,而后轰然倒地。

  另外一侧,那面容端庄的妇人实力稍弱一些,与体形稍小的黑甲魔狮斗法虽是占据了一定的上风,可要击杀这魔狮还需得一段时间。

  “大妹子,狮群快要回来了,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那满头赤发的半百老者怪叫一声,五色魔蛟趁着端庄妇人困住体形稍小魔狮之迹陡然间一合,化作一根巨棍,威猛绝伦地向那魔狮脑袋当头打来。

  这体形稍小的魔狮大惊失色,嘴里吐出一股黑气,托住了五色巨棍,此时端庄妇人控制的数十柄柳叶飞刀也是一合,并合成几柄巨刃在黑甲魔狮身上的薄弱位置交错而过。转眼间便将这魔狮割裂成了数块。

  “吼.....”远远地几道狮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这些皮糙肉厚的畜牲竟然来得这么快,大妹子,咱们快走。”那满头赤发的老者身后一张大红披风骚包的招展着,此时听到狮群吼声,连忙收拢了黑甲魔狮躯体与那端庄妇人转身便走,兔起鹘落间,便消失在远处一片群山之中。

  “我说你能不能把你那件披风给换了,这一片火红的,那些魔物想看不到都难。”身后总是响着若有若无的狮吼声,端庄妇人忍不住抱怨这满头赤发的半百老者。

  “丰大妹子,这你就不懂了,这披风跟了我这么多年,跟我可是处出感情来了。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吊在后面,又追不上来。你不觉得很刺激吗?”满头赤发的半百老者嘿然笑道。

  “刺激你个头,想寻刺激,你找那些魔狮去。要不是....老娘才懒得管你。”端庄妇人一想提到以前的事,这家伙便会头疼不止,到嘴边的话便咽了回去。

  端庄妇人正说着,陡然间看到前面的两个人,顿时身形一震,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紧接着便是一阵狂喜,“陆兄弟,小乔姑娘!”

  “丰玲道友,好些年不见了。看样子你们的情况还算不错。”陆小天看到丰玲也是一脸笑意,他乡遇遇故知人生一大喜事。更何况在此界,他的故人着实不多。

  陆小天的视线转而又移到了丰玲旁边不远处满头赤老的半百老者项狂身上。对方一脸疑惑之色,眼神中不复当初的熟悉,不过其身后那件大红披风倒是一如继往地拉风。陆小天与叶子渝发现丰玲与项狂两个已经有一阵了,见他们两个在与黑甲魔狮的斗法中占据上风,也便没有插手进去。而是在他们回来的途中等着。

  “陆兄弟,你这是,知道了?”丰玲心思何等机敏,一见陆小天只跟她打招呼,便猜测陆小天怕是已经知道了项狂的情况。否则以陆小天跟项狂的交情,不至于见面毫无反应。而眼前的叶子渝,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陆小天点头,项狂看他的眼神满是狐疑,他哪里会不清楚。看来项狂与叶子渝一般,也是失忆了。不过人还活着便好,眼下也是修炼到了神虚境后期,这个速度绝不能算慢了。只是让陆小天意外的是没想到项狂竟也转修魔道了。看样子在失忆之后,也是另有迹遇。

  原本陆小天对于邬长练这么能逃还有几分懊恼,可碰到丰玲与项狂,顿时觉得此行不虚,否则单凭他去找,猴年马月才能打探到他们的消息。

  “这位丰玲道友,你认识我?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丰大妹子,你跟这姓陆的有交情?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啊。”项狂挠了挠耳朵道。

  “丰玲道友认识过什么人难道都要跟你交待不成。”陆小天闻言一笑,虽然失去了记忆,看样子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项狂终究还是以前的项狂。然后看向叶子渝道,“我跟丰玲道友以前十分要好,她见过你一两次。”

  叶子渝猜疑地看了陆小天一眼,总觉得陆小天并没有说实话。只不过她对陆小天毫无保留地信任,既然陆小天不愿意多说,叶子渝便没有再细问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