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武侠之神级捕快

第一千零四章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3785 2019-08-13 20:40

  天魔解体一类的武学,无论是前世今生,亦或者是任何一个武侠时空,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禁忌武功。

  除了危急关头,不得不选择搏命的时候,是不会轻易使出的,因为施展这等武学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或者伤及根基,或者有损共体,总之,后患无穷。

  方建眉,论出身,乃是大宗正气门的嫡传,论地位,乃是神捕门的紫衣总捕,论武功,本身参悟天人,乃是当世一等一的顶尖高手。

  而且方建眉与项央无仇无怨,根本不必要用这等手段对付项央,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背后布局谋算项央。

  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一定十分不凡,至少也是称号神捕这一级数的存在,否则绝对指挥乃至压迫不了方建眉这等强者。

  “神捕门内的事,大半可能是神捕门内部之人指使,虎王还是小皇爷?为了易国辛还是易飞玄?”

  项央的心里有了猜测,对方如此不计后果和代价的要和他硬拼一招,就是为了让他受伤,甚至失去继续战斗的能力,更深层次的目的不外乎为了某个人铺路。

  因为他方才显露出的武道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让某个人忌惮,生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伤他的想法,而方建眉就是执行人。

  这些不过是项央一瞬之间想到的事情,是真是假,有无可能还要商榷思量。

  不过当务之急,是赶快出手,决不能任由方建眉提聚功力,爆发真气。

  说白了,方建眉在天人当中,算的上顶尖层次,以禁忌武学摧残自己的身体获取的实力,必然是一股庞大,雄浑,足以和项央争锋的力量,不能放任不管。

  项央魁梧的身体凌空纵跃,宛如一只苍鹰扑食,化作一道明灭的电光消失又出现,眨眼之间,人已经冲到方建眉的面前。

  下一刻,单手成刀,挥斩而出,虽是肉掌,却锋芒无尽,卷起一道瀑布一般的刀气层叠而出,在电芒一闪的身法加持之下,宛如雷霆万道,蓝光爆闪。

  方建眉尚未将功力提聚至巅峰,然而项央已经不给他机会,他避无可避。

  咬牙间,一道细流血液自嘴角溢下,闷哼一声,周身毛孔也化作殷红一片,强烈的痛苦刺激着他的神经,冲着项央的刀气推出一掌。

  一团青色的气流带着疯狂,强悍的力道,与瀑布雷霆一般的刀气在半空当中狠狠撞击在一起,天地间的色彩瞬间黯淡,无声的压抑在蔓延,仿佛心灵深处有重重山峦挺立。

  两人交手的中央空间,化作一道毁灭性的绝域,亘古未曾变化的天刑台翠石此刻呈现道道不规则的裂痕,随即在大阵的运转之下缓缓修复。

  而撞击的刹那,项央挥出的刀气倒卷而回,宛如飞雨乱溅,唰唰唰的反击在虚空当中,引动灵气震荡不休。

  项央本人则早已经蹿跳到方建眉的身侧,振袖而击,势若刀狂。

  两人噼啪的连交手十余招,罡气爆裂,肉身碰撞,元神交击,项央每进一步,方建眉就退一步,脸色就苍白一分,最后血色全无,好像被吸干了血液一样。

  等到退到十二招时,方建眉再无余力反抗,噗的一声吐出血雾一片,渲染在空气当中,同时直挺挺的倒下,气息微弱,奄奄一息,仿佛快要死掉一般。

  项央站在方建眉的三步远处,气息也是微微紊乱,不过几个呼吸间就恢复正常,身上丝毫伤势也无,反而因为战胜一个强敌,气势越发强盛,玄奥。

  四组高手,交战的八人,伤势最严重的就是方建眉,对于他今后的武道甚至都有不小的影响,一时间,要宣布结果的屈平也愣住了。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要不是方建眉咄咄相逼,项央也不会下此重手。

  可惜了这么一个天人高手,此战之后根基被破,纵然修养完全,战力也不过六七成罢了。”

  李显手持长剑,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如此大有潜力之人,今后只怕泯然众矣。

  当然,他也看出方建眉一定是身不由己,受到某个人的指使才这么做,至于是谁,他就不清楚了,或许是虎王,或许是小皇爷,谁知道呢?

  “胡闹,都是同僚,岂可在天刑台对决中使出这般自残的招数?我神捕门痛失一员大将,可恨,可恨。”

  场上两人交手只在转瞬之间,且外人在胜负分晓之前,不得干涉,所以一众神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惨剧发生,难以发作。

  刚刚哀叹的是霸枪,项央也好,方建眉也好,都是神捕门的紫衣总捕,俊杰人才,哪一个都是宝,不想有闪失。

  可是现在方建眉深受重创,而且由于先前自残躯体提升功力,后患极大,这对于神捕门而言是个极大的损失,不由得摇头失望道。

  “嘿,这就要问一问某些人了,方建眉和项央无冤无仇的,为了一个注定不可能的神捕之位,为何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这时说话的是剑邪,约莫四十来岁,嘴唇发紫,头发半白,被一块头巾包裹,胸前抱着一柄长剑,散发着冰冷,邪魅的气息,让人心惊肉跳,不敢与其直视。

  神捕门人所周知,剑邪,人更邪,本身是出自邪道门派的高手,后来加入神捕门,立下汗马功劳,有了今日的地位。

  他与虎王向来不睦,与拳神,梦君三人组成一个小团体,经常和虎王对着干,很多人都猜测是虎王的霸道性子招致剑邪的不满。

  他此言,也是将方建眉的此番行动指向虎王。

  易飞玄闻言,眼眸一眯,本就不爽利的心情更加焦躁,冰冷的目光扫过剑邪,杀机不加掩饰,仿佛能将空气冻结成冰块一般。

  虎王性子霸道,桀骜,岂可任由剑邪指桑骂槐而无动于衷?两人之间的交手,也不是第一次了。

  “好了,今天还有外人在,都消停一些,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还有,方建眉是一个成年人,他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这件事不得再追究、”

  霸枪眼见内讧将起,眉毛宛如长剑竖起,冷冷拍板道。

  然而他看向虎王的目光也流露出很大的不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