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节 涟漪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7036 2019-08-13 20:39

  风雪席卷整个塞河流域。

  在严寒中,一队骑兵艰难的跋涉在被冻结的河流之中。

  他们牵着马匹,小心翼翼的越过冻结的河面,来到河对岸。

  远方,一座城市映入眼帘。

  那是康居人建立的苏薤城,其国都所在。

  骑士们终于露出笑颜,牵着马快步向着苏薤城而去。

  一个时辰后,这些骑士被康居人引领着,来到康居王宫。

  康居王药奴,已在王宫正殿等候他们。

  “大王!”骑士的首领,跪到国王面前,磕头拜道:“东方的战争结束了,汉朝人击败匈奴,迫使匈奴人割地赔款纳贡……”

  “啊!”药奴立刻惊疑起来:“怎么结束的如此之快?快快告诉我,匈奴兵有多少?汉朝兵有多少?!”

  而在药奴王座之下,那些王子贵族们,更是立刻就喧哗了起来。

  东方的旷世之战,是目前康居国内最关注的事情。

  甚至,已经直接和康居到底做匈奴的舔狗,还是当汉朝的奴婢直接挂钩了。

  但,其结束的如此之快,让人意想不到!

  “肃静!”见着殿中争吵不休,一位在药奴身侧,身着白袍的僧侣忽然起身,双手合十呵斥道:“且听使者将战事过程仔细说完!”

  “正是!”药奴捂着胸膛,急急的问道:“快快将汉匈之战仔细道来!”

  骑士首领闻言,磕头拜道:“以奴才所闻,大约一个月前,汉骑六千,与匈奴十万大军列阵于疏勒红河之畔,汉将名蚩尤者,亲将其军,与匈奴骑兵战于河畔,接触之后匈奴人便遣使认输,答应了汉将的全部要求,甚至还愿意遣使前往汉都,向汉皇帝称臣纳贡!”

  殿中康居贵族们听着,感觉像听天书一样。

  汉兵六千,就打败了匈奴十万大军?

  而且,貌似只是一个照面,匈奴人就跪下来大喊‘爸爸我错了,不要再打我了’。

  神话传说恐怕都比这个要靠谱。

  但,其后数日,不断的情报与信息从东方传来。

  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匈奴人真的败了,而且败的无比干脆、彻底。

  有关那一战的种种传闻,更是漫天飞舞。

  汉军骑兵,被夸大成为了三头六臂,身高三丈,骑着战象,拿着千斤重武器的巨人。

  也只有这样的说法,在康居人看来才解释的通,何以六千汉骑就能打的十万匈奴大军跪地求饶。

  于是,遥远的汉朝,在康居贵族心中,变成了神国天朝!

  是神明在地上建立的国度!

  许多旅居康居的安息商人,又将这些传说带回西方,传入欧陆。

  于是,数年后,罗马城里出现了一个来自的东方的传说——在遥远的东方,有地上天国。其国为天神所建,其以泰坦巨人为兵,半神为将,更有着不亚于战神阿瑞斯的神明下凡,亲自为其大军统帅!

  于是,其国家富庶而强大,土地肥沃而广阔,神明们搬山开路,挪海为湖,让其大地流满蜂蜜与牛奶,使其人民聪明而强壮。

  浪漫的罗马公民们,为这些传说而痴迷、颠倒。

  于是,不断的有罗马人,开始因为这些传说,而踏上前往东方的旅途。

  当然,这是后话,姑且不提。

  康居人在确认了东方战争结局后,其国内高层,在短暂的震惊与失神后,立刻达成了共识——必须立刻马上派人前往东方,去那个强国向其君王献上自己的膝盖。

  这不仅仅是康居高层的共识,更是其下层百姓的普遍认知!

  这么强的爸爸在那里,必须赶紧过去抱大腿!

  若哄得爸爸高兴,随便给个保证,康居王国岂不是从此可以高枕无忧?甚至反过来,骑在月氏人脑袋上耀武扬威了?!

  于是,康居王迅速的组织起了一支使团,命其带上康居王国的重宝——一座用白银雕塑而成的艺术品,踏上前往东方,朝觐汉皇帝的道路!

  康居人既然知道了汉匈战争的事情,月氏人随即自也知道了。

  只是,因为天气和道路的原因,月氏人得知之时,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此时,已至隆冬。

  沩水河两岸,都已经覆盖上厚厚的积雪。

  薄知城(蓝市城)内,只有双糜翕候皋珍留守。

  其他四位翕候都已经返回各自领地。

  皋珍得知消息后,徘徊片刻,然后立刻前往了王宫,求见那位一直在禅修的月氏王。

  “上师……现今匈奴战败,依您之见,此事对我月氏是好是坏?”皋珍对于这位潜修佛法的月氏王,非常尊敬,甚至视为人生导师一般,于其面前五体投地,叩首膜拜着。

  “一切缘法,皆是因果……”白衣的月氏王,轻声念诵了一声佛号:“三十五年前,汉使来此,我国畏惧匈奴,以拒其约,今汉胜匈奴,恐怕佛难也将因此而起……”

  “我料匈奴必弃汉而西征……”

  “届时恐怕佛法艰难之日就要来临!”

  “翕候,你可做好了护道卫法的决心?!”

  皋珍闻言,顿时了慌了神,连忙问道:“上师,可有办法?”

  月氏王摇了摇头,道:“除非前时我等遣汉使者能游说得当汉朝君臣,不然,匈奴西征已是定数!”

  他看的很清楚!

  也早已经向皋珍阐明了,汉匈之战,匈奴若胜,月氏或许还能独善其身,一旦其败,必然西征的道理!

  “那……”皋珍顿时没有了主见,只能磕头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法?”

  “有!”穿着僧袍,一向古井不波的月氏王脸上闪过一丝罕见的激动:“本王亲自东行,往朝汉帝!”

  他从怀中取出一份珍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老青铜器,递给皋珍道:“这是我月氏先王,受汉朝之前的先王册封时的依凭!”

  “本王亲持此物,往朝汉主,求其怜悯,或能护道卫法!”

  皋珍看着那青铜器,脑海中想起了有关月氏的一些古老传说,问道:“传说是真的?!”

  月氏王点点头道:“然也!不然,当初汉使至此,先王等何必那般郑重?!”

  皋珍思虑片刻,道:“上师,还请稍等,待我召集其他四位翕候,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到那时,恐怕匈奴骑兵已越葱岭!”月氏王摇头道:“翕候,难道还怕我这样的僧侣吗?”

  皋珍想了想,觉得月氏王说的有道理,于是道:“既然如此,那就辛苦上师了!”

  一个手无寸铁,没有部众支持的月氏王,还能翻天不成?

  放他东行,也无所谓了。

  但,皋珍没有注意到,在他答应的刹那,那位月氏王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战栗起来。

  作为月氏王,哪怕是一个傀儡,但他也终究是月氏王,有着许多其他人所不能知的隐秘传承——譬如那青铜器,也譬如许多在往常毫无用处的知识。

  “中国最重纲常,其法禁以下犯上,以下犯上曰谋逆!”

  “天子拥有四海,为天下王,做万民主……”

  这些都是月氏王族,世代作为故事与传说相传的隐秘,而且在当年那位汉使来使时,为先王反复确认过的事实!

  在那时,月氏王族已经察觉到了翕候们尾大不掉,迟早为祸的事情,于是将这些事情秘传给子弟。

  到他即位,终于变成现实。

  月氏王被迫出家,权力尽为翕候所有!

  本以为,此生都将在珈蓝古佛之前渡过。

  哪成想,东方剧变,让他了有一丝机会。

  只要能顺利抵达汉朝,将身份与那中国先君所赐的青铜器上禀汉帝,请汉帝,这天下之主,四海之君主持公道。

  只要汉使当年所说无误,那么,他就有机会,重掌大权了!

  而那忤逆背上,胁迫君王的翕候们,则将大祸临头!

  这就是借师助剿!

  想到这里,月氏王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

  私渠比鞮海的暴风雪在肆虐了整整三个月后,终于渐渐停了下来。

  阳光重新洒在大地上。

  兔子、狐狸纷纷出来活动。

  忽然,远方一阵阵震动,响起。

  数不清的动物纷纷重新缩回洞中。

  只见在远方崎岖的道路上,一支数万人的部众,在骑兵的掩护下,驱赶着数十万头牲畜,艰难的跋涉而来。

  而在他们的前方,一万多骑兵已经列队在那,静静等候了。

  李陵戴着厚厚的狐裘毡帽,脸上难掩激动之色。

  分别两三年后,他终于与老友卫律,再次相聚!

  虽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但他相信,他与卫律的志向与决心,没有改变!

  而且,他们现在有了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个更让人兴奋的世界。

  想着这些,李陵便率部迎上前去。

  “卫兄!”李陵看着已经两鬓微微发白的卫律,激动的长身而拜:“辛苦兄长!为难兄长了!”

  卫律牵着马,走到李陵面前,摇摇头道:“为了吾与兄之大志,些许寒苦,又算的了什么?!”

  于是,李陵随之宣布,自私渠比鞮海撤军。

  至延和四年春三月,西域匈奴所部,全部撤出私渠比鞮海,自逐邪径进入天山北麓,随即李陵命令焚毁逐邪径通道,并派兵驻守于此,防止漠北兵马通过此地,反攻西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