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我们的电影时代

第404章 镜头

我们的电影时代 渔雪 4434 2019-07-11 21:09

  “谢江怎么样?”

  “老头自信的很,一幅他很牛笔的样子,有的话在别人嘴里很平淡,他一说就是看我多牛笔。”

  因名导谢江突然造访而离开剧组顺便又去公司转了一圈的甘敬在回来后遭受陈若清的提问。

  “他名气挺大的,也拿过很多奖。”陈若清听着老板的语气,提醒道,“老板,你不去他剧组也别树敌。”

  甘敬感觉自己被冤枉了:“什么树敌不树敌,我又不是那种人!”

  他继续说道:“我没说我不去剧组啊,呵,我就要去剧组看看他到底多牛笔。”

  陈若清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点点头:“嗯,明年什么时候进组?”

  “今年12月。”甘敬伸出两根手指,“合同上会是两个月的档期,不过聊了聊,多一点我也不介意。”

  “怎么又变了?那华盈的《青衣》呢?楚慧他们知道了么?”陈若清惊讶。

  “谢江来之前就和华盈的人打招呼推迟了拍摄,这老头面子还是挺大的。”甘敬说道,“我纯粹是被动更改,贺月给华盈的制片打电话,正好他们那边是在犹豫修改剧本,也算是顺势推了推。”

  陈若清摇头,隐晦的评价道:“咱们蓝光是我见过气质最洒脱的公司,这和甘哥您这个董事长的作风是密切相关的。”

  “那还挺可喜可贺的。”甘敬挺高兴。

  “嗯,这样最起码,大家相处的氛围不错。”陈若清认真的说了一条优点。

  甘敬点点头,深以为然,拍了拍影后的肩膀:“趁着氛围好,赶紧努力,争取在我又拿个影帝之前获个提名什么的。”

  陈若清没给表情,她有时候真是有点受不了老板的自恋,更受不了的是,这份自恋还总是有极大的实现可能。

  继京城电影节之后,申城国际电影节和羊城电影节先后宣布去年的《无间道》入围若干奖项,看起来,甘敬身上的奖杯即将继续增加。

  “我对申城的电影节实在没好感,去年往自己头上加了‘国际’,今年又变更颁奖时间。”陈若清吐槽道,“我觉得申城的两个奖杯都比不上京城的一个。”

  “那我不出席了。”甘敬淡定的说道。

  陈若清被吓了一小跳,赶紧说道:“别,别,甘哥,我开玩笑的。”

  “bazinga!”甘敬笑道,“我也是开玩笑的。往好处想,电影节懂得变通没准也能发展的更好,不固步自封嘛。”

  陈若清虎着脸:“你别开这样的玩笑。”

  “你能开得,我开不得?”甘敬撇撇嘴,转身走向李早瑜,还是李憨憨更好玩点。

  陈若清有点想擦汗,她觉得自己早已看到老板的一部分本质,公司的什么影视项目计划全部都能变动,他就是随心所欲的那种人!

  “不过,bazinaga又是什么?”

  影后喃喃自语,瞧着甘敬把李早瑜拉到监视器前赫然变成了一幅严师的模样。

  ……

  剧组拍摄进入平稳期,李早瑜在一遍遍过戏的其他时间被甘敬分配了一项新任务――认识镜头。

  电影中的镜头运用按理说是摄影师和导演的活,只是甘敬觉得让李早瑜触类旁通能对电影有更深刻的认识,所以,他又随心所欲了一把。

  “甘哥,我看这镜头也不是特别难。”李早瑜对于甘敬太熟了,有种说话越来越不掩饰的趋势,“我觉得我也能当导演!”

  “呵呵。”甘敬从来不吝啬指点李早瑜,就像这种笑声也是一种指点。

  “当然啦,我要是当导演肯定比不上甘哥,没准可以追一追夏姐呢。”李早瑜把自己憧憬的高度往下降了降。

  “呵呵。”甘敬一边调镜头一边笑。

  “这还不行?”李早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试探着说道,“像清姐那样呢?她在《功夫》里不经常帮你看监视器么?也不是专业出身啊。”

  “呵…哦?没准能行。”专业的导演从来不怕展现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边上面无表情的陈若清面对李早瑜看向自己的期盼目光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好叻啊,早瑜,加油。”

  “什么意思?”李早瑜没听懂前半句。

  甘敬随口答道:“说你赞呢,说你不光有机会超过她还很有机会超过我呢。”

  “以为我傻的吗?那么几个字……”李早瑜记下了发音,觉得像是粤语,准备回去之后再查查具体意思。

  “来来,你看这两个镜头。”甘敬找到了需要讲解的画面,“《我和他》的摄影机没有太复杂的工程,正面和侧面的2个机位比较固定,你看,这是那天你哭戏两个方向的画面。”

  李早瑜立即认真,说归说,闹归闹,不能拿专业知识开玩笑,甘哥说的向来是能吃饭的家伙!

  “这样,我先捂住正面拍你脸的镜头。”甘敬随手一遮,问道,“你看侧面这个2号机位下你在客厅的哭戏是什么感觉?”

  李早瑜端详半晌,自我称赞道:“还、还挺好的。”

  甘敬强忍着踹人的冲动:“这是一个长镜头,你重看一遍,这种侧面视角是不是比正面更有旁观感?你想想,你闭上眼想想。”

  “好像是有点。”李早瑜闭眼回忆画面,接打电话的侧身随着拍摄进度像是一条能随时调整的曲线,最终这条曲线坍塌在饭桌上,整个角色的情绪崩溃如同桌面上碗筷、茶杯、数据线一样凌乱。

  “你看,这个侧面角度的镜头,它其实是有个自然而然的调整的,刚开始你打电话辞职时它是有点倾斜,镜头上的倾斜就是电影意图的隐性表达。”甘敬娓娓道来,“正常情况下我们用这种镜头就是在让整个事件往更坏的方向发展,你辞职电话之后就是你父亲来电,最后你情绪崩溃。”

  李早瑜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有点恍然,好像是有这种效果。

  “你再看,到了你情绪崩溃这里,镜头不知不觉是变成了平视你的角度。”甘敬先指了指侧面2号机位的画面,然后示意看正面1号机位的同一时间点画面,“这里你哭,不论是哪个机位,我让他们都是平视的角度。”

  “为什么呢?”李早瑜被代入到学习进程,情不自禁的问道。

  “我们拍戏、表演,目的都在于向观众传达,镜头角度是传达过程中可以用来矫正的方式。”甘敬侃侃而谈,“这里的平视,李早瑜,你抛开你演员的身份用观众视角来看,屏幕前观看的你是不是有种心理优势被削弱的感觉?”

  李早瑜有点迷惑,不过她在和刚才的倾斜镜头作对比后有点明白了意思。

  “这里我其实思考了一下,给个仰视镜头可以加强你哭泣的力度传达,但是我们这部片子从整体风格来看并不要求观众多么彻底的代入,你,明白吗?”

  “明白……了三成。”李早瑜犹豫道。

  甘敬逼视李早瑜,这三成是特么怎么估算出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