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凤逆天下:夜王盛宠傻王妃

第九百九十一章 对不起

  听到夜洛寒这么说,韩靖琪跟笑笑两人心里也放心了,“那好,那我们就先送他们回去了。”

  夜洛寒的话不仅让韩靖琪跟笑笑两人放了心,也让楚彦华放了心发。夜小王爷去找卓亦青,就没有人继续向前了。就算是他找到卓亦青两人决定回来找,就凭他们两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

  在回去的路她只要努力的拖延时间,拖到夜洛寒跟卓亦青寻查过那个地方,等韩靖琪跟笑笑找他们汇合的时候他们也只会去别的地方了。

  无论怎么样,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她都要试一试 。不过是磕破了头流些血而已,这些跟她想夜思天死的心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夜思天能死,就算是拼了这条命她都不怕,她唯一怕的是拼了这条命夜思天还活着,那她就真的会死不瞑目。

  “姐姐,你是不是很疼?”楚彦承看着她握着自己的手,“你真的握的我好疼。”

  楚彦华低头才发现自己太过用力将楚彦承的手抓红了,她略带歉意:“彦承对不起,实在是太疼了所以我……”

  “没事没事,姐姐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怪见外的。”楚彦承说:“姐姐你再忍一会,一会就到围场了,等下让太医给你上了药包扎一下就不疼了。”

  楚彦华点头:“恩,好,我……”

  话还未说完楚彦华便已经对着楚彦承倒了下去:“姐姐,姐姐!”

  楚彦承吃力的扶着楚彦华,笑笑跟韩靖琪见状忙过来帮忙扶着。

  楚彦承看着昏迷过去的楚彦华极为担心,“韩公子,笑笑姑娘,麻烦你们扶着姐姐,我背她回去。”

  笑笑看了看楚彦华的额头,还有些轻微渗血,她从衣袖里拿出丝怕,“我先帮她把伤口包扎一下,你再背回去。”

  “好的,谢谢笑笑姑娘。”

  等笑笑给楚彦华包扎好后,便将楚彦华扶到了楚彦承的背上,看着楚彦承摇摇晃晃的背着人往前走。

  楚彦承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韩靖琪看他走的这么吃力有些余心不忍:“楚公子,这林子里的路不好走,你背着人就更难走了,要不我帮你吧。”

  笑笑心里也正有这个意思,按照楚彦承这个速度走下去,走回到围城还不知道要多久。等她跟靖琪找到夜小王爷他们的时候只怕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

  “不用不用,我没事,我可以的。”楚彦承连忙回绝,“让韩公子跟笑笑姑娘送我们回去已经很麻烦了,怎么还能让韩公子背我姐姐呢我,我可以的。”

  笑笑真想告诉他,不麻烦,毕竟看着他走这么慢他们才觉得麻烦。

  可是这样的话,笑笑跟韩靖琪还是有些不忍心对楚彦承说出来,毕竟他也是真的不想麻烦他们。

  韩靖琪道,“那我跟笑笑在前面给你带路,刚好顺便也找找天儿。”

  “恩,那就麻烦韩公子了。”

  楚彦承走在韩靖琪跟笑笑的身边,越走他越觉得吃力,“姐姐,你怎么这么重啊。”

  楚彦承出声埋怨道,在楚彦承身上装晕的楚彦华恨不得给他一个巴掌,自己没用不怪她重。

  她微睁开眼睛看了眼前面着急的两人,他们想快些回去跟夜洛寒他们汇合找夜思天,她就偏不让。

  想着楚彦华的腿微抬起,勾了下楚彦承的。

  下一刻,背着楚彦华的楚彦承便脚下不稳的向前摔去:“啊!”

  楚彦华被摔到地上,疼的眉头微皱了下,下一刻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怎么,怎么回事?”

  楚彦承听到楚彦华的声时忙凑了过来,“姐姐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楚彦华痛苦的扶着额头:“我的头有些晕。”

  听到声音的韩靖琪跟笑笑也走了过来,看到摔的一身是土的楚彦承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个楚彦承也真是。

  “彦承,你有没有受伤?”楚彦华扶着额头关心看着楚彦承。

  楚彦承摇头起身,“我没,啊……”

  “怎么了?”楚彦华忙担心的问,她不过是伸脚绊了下彦承,他应该摔的也不重吧。

  “没事,好像扭到脚了。”楚彦承说。

  韩靖琪看着两人道:“我背楚小姐,笑笑你让扶楚公子。”

  “不用不用不用,我的脚就是扭了下休息会我就能继续背着姐姐了,不用麻烦你们的。”楚彦承连忙说。

  韩靖琪看着楚彦承道:“对我们来说,现在浪费时间才是最大的麻烦。送完你们我们还要回对去找天儿,别再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完韩靖琪便不容拒绝的在楚彦华的面前蹲下,笑笑上前,“楚小姐,我扶你。”

  这个时想楚彦华也不再拒绝了,在笑笑的帮助下上了韩靖琪的背。

  韩靖琪背着楚彦华往围场的方向,笑笑则走到楚彦承的身边,“我扶着你,快走吧。”

  楚彦承在笑笑的搀扶下跟在韩靖琪的身后往围场走去。

  楚彦承看着在前面背着姐姐的韩靖琪,略有些低落的出声道,“笑笑姑娘,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是。”笑笑没有那么好心,在明明被麻烦了还要安慰他们,没有麻烦。

  楚彦承听到笑笑的回答,整个人情绪更低沉了,笑笑道,“其实既然从一开始就麻烦了倒不如麻烦到底,可怕的不是麻烦而是明明麻烦了还要逞能说自己能说,添加更多的麻烦。如果从一开始你就让靖琪背你姐姐,那么你也不会扭着脚,那我们现在就能走的快一些。”

  楚彦承听了点头:“我明白了,对不起。”

  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安慰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他能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也不需要她安慰。

  当韩靖琪跟笑笑将楚彦华,楚彦承姐弟送回围场的营帐里再回头跟夜洛寒,卓亦青会和的时候已经过去整整半个时辰了。

  “找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线索,类似天儿的东西。”韩靖琪看到两人便问。

  夜洛寒摇头:“什么也没找到。”

  “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我们快些早吧,拖的时候越长就越不利。”卓亦青说。

  四人在找的时候刚到遇到了带着亲兵的成大将军,于是几人便一同结伴找了起来。

  这个狩猎林其实并不大,也都是平原,虽然路难走一些但也算是好找了。如果真的有人倒在什么地上也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可是整个林子几乎都已经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人。

  成豪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而且夜小郡主跟兰亭都不见了,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哪里。如果两个人真的一起的话,以他们两个人的武功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什么困住的。可是他们却没有找到人,围场的人也没有来报他们回去的消息,这才让人更担心。

  &

  “成兰亭,成兰亭……”夜思天推摇着体温越来越烫的成兰亭,他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她不敢再让成兰亭这么睡下去,她害怕睡下去的成兰亭会醒不过来。

  可是夜思天连唤了十几声,成兰亭都没有任何反应。

  夜思天很是担心,难道是晕过去了吗?

  “成兰亭醒醒,成兰亭醒醒”夜思天叫的越来越急,心里也越来越担心,“成兰亭你醒醒,陪陪我好不好我,我有些害怕。”

  夜思天的话刚说完没多久,成兰亭就吃力的睁开眼睛:“别怕,我在。”

  从夜思天叫他的时候他就有些意识,只是他太累了,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了,所以他才没有回答夜思天。

  他只想再休息会,再睡会。

  就在他准备不理会夜思天的喊声继续睡的时候,他听到了夜思天说害怕,她说她害怕,她想要让他陪她会。

  于是成兰亭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睁开了眼睛,他看到夜思天着急的红了眼圈,他心里有些不舍有些心疼,他想要抬手摸摸她,可是刚想抬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夜思天握着。

  他记得在他睡着前,她握住了他的手。

  成兰亭露出淡淡的笑容,原来在他睡着的时候她一直握着他的手。

  看到成兰亭醒过来,夜思天终于放心了些 ,“成兰亭,你不要睡了,我们聊会天好不好?”

  “好, 你想聊什么?”成兰亭说。

  聊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聊什么,聊天也不是主要目的,她只是希望成兰亭不要再睡了。

  “要不,我们聊聊你在边关的事情?”夜思天提议道。

  成兰亭想了想拒绝道,“还是算了,在边关也没什么好说的。那时候的日子太辛苦,不提也罢。”

  “行,那我们就不说边关的事情。成兰亭,你有没有什么想聊的?”夜思天问着。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我想听你的事情。”

  “听我的事情,我的什么事情啊?”夜思天问。

  “什么都好。”成兰亭说。

  夜思天闻言认真的想了许久道:“随便什么事情是吗?那不如我跟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情吧。讲讲我小时候在洛城的事情。”

  “恩,好。”他很想听,他想知道关于她所有的事情,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他都想听她自己亲口他。

  于是夜思天便找了几件有趣的小时候的事情给成兰亭听,只是讲着讲着看见成兰亭又要睡着的模样。夜思天觉得不行,应该让他多说说话,只有让他多说说话他才不会睡着。

  “成兰亭,我霁了这么久口都干了,接下来你来说吧。”夜思天说。

  “我来说?”成兰亭努力的想了想道,“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夜思天看着他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夜思天以为他又要睡觉,“成兰亭,你想说……”

  “我喜欢你。”成兰亭突然出口道。

  夜思天微愣,下一刻她装在不在意的模样,“我知道啊,你还是说些我不知道的吧。”

  成兰亭握着夜思天的手微微紧了些,“夜思天,我喜欢你,很喜欢你。从三年前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其实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或许从第一次见面对你就不一样了,后来我被二婶设计陷害差点死了,可是我当时遇到了你,你救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子那么勇敢,那么厉害。再后来慢慢的,只要你在身边,我都觉得什么事都不是事,便觉得很安全。可是这明明是我应该给你的感觉才对,应该是我让你觉得只要我在身边,便觉得安全。这本该就是一个男子对女子所做的。”

  “后来,的确有这样的男子了,但不是我。”成兰亭说,“我很伤心,从未有过的伤心。像是,像是心被挖空了一样。可是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希望你天天都是开心的,希望你每天都能笑着,哪怕这笑容不是因为我而笑。然后我就逃了,落荒而逃。”

  “两年两百六十二天,我以为时间够久了,我以为对你我已经没有那么多喜欢了,我以为我真的放下了。可是在洛城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跟时间没关系的,只要喜欢上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也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我要回京城来。哪怕你喜欢的不是我,哪怕你跟别人在一起,只要能偶尔看到你,只要能看到你开心跟幸福,我就觉得会开心。”

  夜思天本是平静如水的心,而成兰亭的这些话则是不停的在向她心里的那片平静的水里仍下石子,激起一个接着一个的涟漪。

  她从来不知道成兰亭对她的喜欢这么深。

  他说,他是在洛城看到她才决定回京的。

  他说,喜欢了就是一辈子……

  不,她不希望成兰亭喜欢她一辈子,她希望有一天他能遇到另外一个好姑娘,一个可以回应他感情可以让他开心让他幸福的姑娘。

  夜思目不转睛的盯着成兰亭,“别这么喜欢我,我怕我回不了。”

  成兰亭苦笑,“对不起,我自己也没办法控制自己。”

  如果他能控制,早在三年前他就不喜欢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