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鬼撒沙

208章 因果难宁 2

鬼撒沙 冷七棺材铺 4668 2019-06-12 13:15

  年轻人叫叶永!

  胡国成并不晓得这人的底细,只想着,既然此能使唤这么多人,大小也应该是个人物,北京城卧虎藏龙,这种事儿不稀罕。

  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胡国成晓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可是,一个大老爷们被人这么摁在地上,好生没面子!

  特别是在自己侄子面前丢了面子,这比要了他半条命还难受。

  只是,又怕牵连到袁屿跟着挨揍遭罪,胡国成哼哼两声,摆出张臭脸,却到底没有再说话。

  叶永并不想在胡国成身上多花心思,见胡国成横着一双驴眼,说:“你老小子不分青红皂白上我车,凡事儿咱得讲道理不是?你要不服,有事儿跟你身后的警察同志说去,今儿我懒得理你!”

  胡国成眼珠子猛的瞪大了,回过头小声问了两句,确定了摁着自己的是警察,不是什么打手,长松了口气!

  被警察同志摁两下,这不叫丢份儿!

  可是啊,一听要带回去做笔录,胡国成就软了,他不想和这些官府的人太过近乎,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太清楚不过了,钻国家经济空子的蛀虫!弄不好那是要蹲号子的,万一自己进去了,胡飞娘俩还怎么活!

  胡国成那张驴脸转眼就谄媚的笑开了花,嘟嘟囔囔好一阵,又急赤白脸的让袁屿从自己口袋里摸出包洋烟。

  可是那包烟还没等散到警察同志手里,就被那叶永夺了去,叼在嘴里。

  胡国成又急眼了,骂叶永:“你个破落户注意点身份,要饭的啊什么都抢?老子这是孝敬警察同志的烟!你要饭不要脸啊你?”

  叶永丝毫不以为意,把烟揣进了兜里,笑眯眯的说:“不是孝敬给警察同志的吗,谁抽不一样?”说完,又冲一旁一个上了些年纪的警察道:“”吴队,这老小子,你仔细看看,看清楚了,他可不是什么好货,趁这次机会,把他带局子里好好问问!”

  后边那老警察只骂了声忙你的去,叶永就悻悻的叼着烟走了。

  胡国成听叶永的话,忽的懵住了,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这人满身痞子气,竟也能是个警察?

  年纪大些的老警察却松了手,拿手电照在胡国成脸上,看了两眼,枯瘦的眼皮子里就闪过一抹厌恶,却再不提让胡国成回局子里做笔录的事儿,只问胡国成为何袭警?

  胡国成先报了姓名,说自己带着侄子看戏,遇了鬼打墙,迷了路等等交代清楚,那老警察脸色更难看了。

  一旁叶永却蓦的顿住步子,回过头看胡国成,眼角不断的跳动。

  胡国成见他们不信,从袁屿身上翻出那张画,摊开来,上面却什么也没有。

  “拿块破布,蒙谁呢?”说话的却是又凑过来的叶永。

  胡国成傻了,嘴里啊呀呀的扯着袁屿说不上来话。

  那叶永却踩灭了烟头:“得了,甭搁这编些撞鬼的瞎话了,今儿这事儿就这么着吧,抽了你的烟,小爷跟你的梁子就算结了!今儿我们不是公差,也没心思管你们二道贩子那些破事儿!就你现在倒腾的那些破衣裳烂鞋,和别人一比,连个屁都算不上!”

  胡国成脚底板子有些发软,张口要辩解。

  那老警察却瞥了一眼胡国成:“少废话,你当北京的警察都是吃闲饭的?你这张脸,我认识!”

  胡国成只干笑,越笑心里越是发虚,打定主意,过了今晚,就收拾家当,趁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那批货,彻底离开北京城。

  叶永把头贴近胡国成,贼眉鼠眼,话里却满是鄙夷和挖苦:“怕了?不是我说你,你这人越来越没出息了啊,刚来北京头两年时,你这老小子还倒腾些手表传呼机什么的电子玩意儿,现在怎么越整越落后了?和你那些倒腾外汇彩电的同行是越来越不能比了!”

  胡国成下意识的东张西望,脑门却明晃晃的全是汗:“警察同志,先前我先动手是我不对,可你可不能公报私仇,诬陷我啊?”

  叶永撤回了脸,冷笑一声,意味不明的道:“诬陷?郑贵那伙人在北京接头时,就是我和吴队亲自带人抓的,你以为当初,你老小子躲在暗水沟里我们就看不见你了?就你那些破事儿,要不要现在一件一件给你掰扯掰扯?”

  胡国成背后湿了一片,叶永嘴里说的这人,也就是郑贵,被抓的时候,那场份额不小的生意里面,有他胡国成一份儿,就是为着这笔生意,胡国成才来的北京,只是后来听说被抓的郑贵那些人,都作为投机倒把的典型,判了重刑!胡国成自认侥幸逃过一劫,可胆子从那之后却凉了一半儿,只敢畏畏缩缩的倒腾起些服装,只是挣得少了,胡国成又不满足,总想着再做票大的,最后打上了大哥大的注意。

  可是,现在被这叶永提起郑贵那伙人,胡国成脊梁骨都在发毛,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被早已曝光的老鼠在大街上窜来窜去,还愚蠢的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胡国成清楚,投机倒把罪这个东西,定义很不明确,轻重全靠官府一张嘴,进去了,自己就做不了主了!

  胡国成使劲吞了口烟,舌头已经有些打结:“老子说了不认识就不认识!”

  叶永笑了,拍拍胡国成的肩膀,胡国成却打了个哆嗦。

  叶永轻嘿了声,小声道:“你爱承认不承认,抓那些人的时候,就你的档案老子记得清清楚楚!知道为什么没抓你不?有人把你保下来了!上面给了死命令,只要你不干杀人害命的勾当,谁也没权限动你!我和吴队对你的身份想了无数种可能,可是啊,把你的档案研究烂了,也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线索来印证我们的猜想!嘿,今儿个碰巧遇见了,你这老小子吧,除了混了吧唧,就的的确确是一俗人儿,我还还真看不出来你哪儿特殊,能够让上级指名道姓的给你搞特权!我们做警察的,最恨的,就是你这种搞特权的!”

  叶永越说,火气越大,却被一旁的老警察喝住了口!

  叶永朝胡国成唾了口唾沫,不说话了。

  胡国成脑子里嗡嗡的响,却又觉得莫名其妙,他很清楚,自己哪来的什么特权,祖宗八辈算下来就没一个不是在地里刨食儿的。

  胡国成想不通,可是又觉得虚荣心在这一瞬间得到极大得满足,这些做警察的恨不恨他,他现在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特权那两个字。

  老警察是个好警察,这一点,胡国成可以确定!

  老警察刀子一样的眸子,恨不得吃了胡国成,可上来说话,却仍是客气:“你等一会儿吧,回去的时候,顺路送你回去!”

  胡国成不敢有意见,只扯着笑脸套近乎。

  另一边,叶永忽然破口大骂:“小兔崽子,你给我住手!”

  袁屿茫然的从墓坑边的黄土中抽回了手,擦干净了手上的湿泥,满脸无辜!

  叶永似乎很生气,一张脸在月色下格外的狰狞,骂完袁屿,叶永又扯过胡国成:“管好你侄子,再碰老子祖坟,我不介意跟小孩儿动手!”

  胡国成这次倒没说什么,祖坟这东西意味着什么,胡国成很明白,就好比自家祖坟,也绝对是不让外人轻易染指的。

  胡国成便喊:“小屿,过来老实呆着!”

  叶永忽的回过头,问胡国成:“这小子叫什么来着?”

  胡国成答:“袁屿!”

  叶永眉头忽的跳了跳,他记得当初出警抓人时,关于保释胡国成的机密文件里,保释理由只有六个字:袁屿同村叔伯。

  颁发那份机密文件的人,叶永认识!那是叶永曾发誓感激一辈子的人,六年前,没有那个叫宋城的人,叶永或许已经死了,还会死的很窝囊,没有那个叫宋城的人,叶永这辈子也不会如此体面的做上警察!

  ( =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