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火影之究极下忍

第24章 未能实现的约定

火影之究极下忍 冰火卡妙 5219 2019-06-07 18:31

  鸣人病房,鹿丸问起了佐助当时的情况,鸣人苦恼,“他走了,我和晶臧都竭尽全力,也没能拦住他。”门外的小樱刚好听到这句话,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

  丁次病房外,井野见到了秋道丁座,原来这个时间还不能探望丁次,丁次还没有醒过来。井野知道丁次并没有生命危险,苏醒只是时间问题,大为放心。丁座感慨,“如果没有纲手大人,如果不是你和白及时采取了急救措施又将丁次送回来,丁次现在只怕……”

  纲手却一脸郁闷向医院走来,刚才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去火影办公室狠狠将纲手批了一通,无非是指责纲手调度失当,派了一帮半吊子下忍和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新晋中忍去执行a级任务,结果任务升级到s级,弄得惨淡收场。

  两个顾问好容易抓住了纲手的把柄,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在那里滔滔不绝大喷口水……“写轮眼落入大蛇丸手中,你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如果你当时暂时先中止部分任务,让卡卡西带队,派出5个上忍,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总之,以后你碰到这样的紧急事件要先跟我们商量,不要冒冒失失做决定!”“就连你的老师猿飞日斩当年也是要听从我们的建议的,你还年轻,要学得东西还多的很呢!”

  二人继续数落纲手担任火影以来的种种不是,大到任务决策,小到纲手酗酒误事。其实他们二人只是不满纲手不大尊敬老人,有事情不愿意跟他们商量,让二人有大权旁落的感觉。纲手头上出现青筋,“这两个老不死的又在这里倚老卖老、指手划脚,竟然还以为我是当年的小女孩……”静音发现纲手忍耐不住了要发飙,急忙道,“纲手大人,你到去医院的时间了,那个君麻吕的病还没有治好呢!”

  小春和门炎也想起这件事,这才放过纲手,“快点将那个俘虏治好,大蛇丸的情报是第一要紧的。”“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跟我们商量,也许我们会有办法,我们的经验可不是你能比的。”纲手只好点头答应,二人离去后,愤怒的纲手重拳出击,办公室的玻璃全部报废。静音只好苦着脸去安排人重新安装玻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安装玻璃的工人都已经轻车熟路了,甚至连预备的玻璃都准备好了。

  纲手走入医院,看到鸣人病房外发呆的小樱。纲手推门,二人进来。鸣人看到小樱,无言以对,将脸扭了过去,他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纲手笑道,“你还挺有精神的嘛!”鸣人终于开口了,“对不起,小樱!”小樱一怔,继而笑道,“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小樱向窗前走去,“你一定又乱来了,对不对?真是的,包得像个木乃伊似的,难看死了。”鸣人诺诺道,“小樱,那个对不……”小樱大喊,“今天天气真好啊!”说着话打开了窗帘。

  鸣人焦急,“小樱,我绝对会遵守约定的……因为我说过这是一生的诺言。”小樱淡淡地说,“谢谢你,鸣人,已经够了……”鹿丸道,“小樱,这家伙啊,因为……”鸣人打断鹿丸,露出笑容,“我一向说到做到,这就是我的忍道!”

  阳光照射入病房,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温暖。鸣人的笑语,很快感染了纲手、鹿丸和小樱三人。鸣人看着小樱,暗暗发誓,“让你远离悲伤和痛苦……我只想守护你的笑容。”小樱却觉得自己太没有用了,出了事情只会哭,一昧地依赖鸣人和小李,自己却什么都没做到。

  “鸣人,你又在吹什么牛皮啊?”晶臧在白和千夏搀扶下走进来,“无论怎么解释合掩饰,这次大家追击佐助,实际上是损兵折将,功败垂成。”雏田和八云挽着手跟在后面,鸣人气愤,“你就喜欢泼我冷水,真是的,小樱好不容易才笑出来。”八云也道,“就是,其实这次行动,我们至少消减了大蛇丸的实力。”

  千夏点头,“不错,音忍4人众都被我们击毙了,他们可是大蛇丸的精英部下。”白问道,“纲手大人,晶臧他们不是抓到一个俘虏吗?”鹿丸也想起来,“不错,如果从他那里知道大蛇丸的情报,我们还有机会将佐助找回来。”

  鸣人立即激动起来,“我们马上去问问啊!对了,俘虏是谁啊?”晶臧正色道,“辉夜君麻吕,就是将你的影分身全部消减的家伙。从实力来讲,他已经拥有上忍的实力,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鸣人想起来,“是那个玩骨头的家伙,他的确很强。你们怎么打败他的?”

  晶臧苦笑,“君麻吕的宿疾发作,才被我们联手击败了,否则的话,胜负难料啊!”纲手也头疼,“君麻吕的血继病非常麻烦。他现在还在昏迷中,我正在想办法。老头子和长老团也很重视这个人,可是辉夜一族的资料实在太少了,现在能保住他的命,已经非常不易了。”

  白早就不记得君麻吕了,他们毕竟足足有将近十年没有见过面,当年相见也是偶遇,彼此没有问过对方的姓名。鹿丸道,“能不能请亥一大叔采取些办法?”纲手摇头,“太冒险了,如果中途君麻吕突然死亡,会让山中亥一也陷入危险中的。”

  晶臧也道,“而且活人永远比死人知道的事情多,所以不能用这种极端的办法。但我担心,大蛇丸会采取措施转移目前的据点。”纲手点头,“这个我也想过来,只希望尽快能医治好这个人。总之,你们几个要好好养伤,其他人要尽快增强实力,我们随时会采取行动。”

  大家都在思索上次行动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实力不够,又被对手逼得不得不各自为战。晶臧见气氛有些凝重,就大声嘲笑起鸣人来,说鸣人像干尸木乃伊的,半死不活。鸣人火大,讥讽晶臧半身不遂,走路还要女孩子搀扶。

  这一对活宝吊车尾就在病房里互相指责起来,晶臧大笑,“鸣人,你还真是无能啊,堂堂的未来火影竟然被人扁得体无完肤……”鸣人立即反击,“你还不是一样,占据了天时地利,竟然被那个眼镜差点做掉,貌似眼镜也是个下忍吧?”

  晶臧佯怒,“混蛋,你有没有搞错,是我救了你呀,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早被眼镜给咔嚓了!”鸣人撇嘴,“你能使用超量影分身,还不都是借我的查克拉。要没有我……”二人的争吵开始升级,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扯出来,大家忍俊不禁。

  纲手出去了,“我还是去看看君麻吕的情况吧!”鹿丸也道,“我去看看丁次好点没有。”小樱向外走去,“小李的伤应该好差不多了吧!顺道去看望他一下。”白低声道歉,伙同千夏扶着晶臧向另外的病房走去,“你不要在这里丢人了,好不好?”八云也叹气,“真是的,你们两个一天不耍宝,就浑身不舒服啊!”雏田轻轻拨动手指,“晶臧和鸣人都好有活力啊,受了重伤还这么精神!”晶臧和鸣人都无语了,雏田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

  大家都出去了,鸣人疑惑,“床前的花是谁送来的,怎么没有看到?我怎么想起这些小事……现在最要紧的是快点养好伤,等君麻吕那里一有消息,就马上去把佐助带回村子来。”

  木叶病院外面传来巨响,鸣人打开窗户向外观看,自来也站在一只从未见过的巨大蛤蟆上出现在外面。“传说中的忍者,好-色小说家,四代火影的师父……呀呀呀,听起来我怎么那么忙啊!”自来也耍宝结束,坐在鸣人的窗户上,说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告诉鸣人。自来也决定正式收鸣人做弟子,今后这3年要好好培养鸣人,让他成为绝顶高手。

  晶臧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窗外巨响他也懒得去看,“肯定是好-色仙人来看鸣人了,不管他们。我想吃苹果……”白轻笑着坐在床前削苹果,雏田摆弄桌上的花,那是插花的技巧。千夏打开窗户,夕阳照射进来,然后坐在另一侧听晶臧大言不惭地吹嘘木叶历史上3次终结谷之战的真相。

  八云拿出画板,听着外面的鸟叫声,微笑着开始作画,整个房间都沉浸在一片祥和宁静的气氛中。晶臧说着说着情绪有点低落,千夏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晶臧有些苦恼,“我在井野面前夸下海口,说一定能将佐助带回来,这下子岂不是言而无信了?下次见到井野那不是尴尬死了?”

  白将一块苹果塞到晶臧嘴里,“安了,我已经替你跟井野解释过了,井野也知道大家都尽力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晶臧嚼着苹果,“那就好,等我病好了,我会当面向井野道歉的。我可以请井野和小樱一起去喝冷饮……”5人正在讨论哪种冷饮更好喝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千夏走过去,将门打开,猿飞日斩走了进来。

  自来也收到了晓的确切情报,他们的目标就是鸣人。鸣人恼怒,“让他们去好了!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浪费了。”鸣人认为如果现在不赶快去追回佐助,大蛇丸可能会霸占佐助的身体,战斗时君麻吕曾经讲过这些事情。

  自来也叹气,鸣人已经知道了大蛇丸得到佐助的真正目的。自来也告诉鸣人,不要小看他的情报网,他调查过大蛇丸的不死之术,必须要在3年后才能再次转生到新的**,而大蛇丸没有等到佐助,只好紧急转生到幻幽丸身上,也就是说今后这3年是不要紧的。鸣人怀疑自来也故意在骗自己,“你没有骗我吧?”自来也肯定地告诉鸣人,这的确是事实,没有一句假话。

  鸣人松了口气,自来也提醒鸣人,“你还是忘记佐助吧!你们这次任务失败,很大的原因就在佐助是自愿去找大蛇丸的。不管你再怎么做,他的心都不会改变。这样的忍者我已经见过太多了,佐助和大蛇丸是同一类的人。你还是放弃将他带回的念头吧!趁早死心吧,那种事情只有狂妄自负的傻瓜才会去干。”鸣人大怒,“他对你来说没什么,可佐助是我的朋友啊!”

  自来也生气了,“朋友会伤害自己的伙伴吗?看看你现在的惨样,想想那些为了帮你追回佐助的其他伙伴,一个个都弄得满身伤痕几乎丧命,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

  自来也回忆起自己当年追击大蛇丸的事情,也是追到了终结谷附近,希望能尽力说服大蛇丸不要离开,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好朋友。大蛇丸却嘲笑自来也是个缺根筋的烂好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察觉。自来也让大蛇丸再考虑一下,大蛇丸冲上来,“真可笑,蠢也要有个限度!”激烈战斗发生了,最后无论自来也怎样恳求劝说,也没能阻止大蛇丸的离开,痛苦的结局,剩下的只有自己的无力感和后悔。

  自来也道,“我是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你要想去追佐助,就不用说修行的事情了。不过你现在被暗部监视着,禁止离开木叶村。你不是个普通小鬼,而是被晓盯上的九尾人柱力。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擅自行动,我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将你交给暗部,关在村子里。总有一天,你会面对比大蛇丸更厉害的对手,放弃佐助吧!这是迟早注定的命运,不要再给自己增加无谓的煎熬和痛苦了。忘了他,放弃他吧!”

  自来也强调忍者除了忍术和力量,还必须具备准确的判断力和选择事务的眼光,“要是你想作为忍者生存下去,就要学会变得更聪明。一昧地犯傻可不行,痛苦的艰辛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鸣人却说,“如果聪明是这样的话,那我做一辈子笨蛋好了。就算一个人,我也会研究出更厉害的忍术,我是一定要去救佐助的,还要把晓打个稀巴烂。不抛弃不放弃,这才是木叶流的精神!这句话好像是晶臧教给我的,嘻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